首页    新闻   政务   问政   建言   专题   原创   评论   理论   国内   国际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029-63907150 029-85356217

“抗疫”故事:疫情防控20天的志愿者

来源:西安网 时间:2020-02-27 16:54 字号:

  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

  李正喜没能去一线做志愿者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成为之后很长时间

  他心头挥之不去的愧疚和自责

  

  到2月24日,是今年44岁的李正喜做疫情防控志愿者的第20天,随着复产复工,他在小区里的劝导执勤工作应该暂时告一段落。回到家的时候,妻子把喷香的面条做好了放在了桌上,李正喜端起碗吸溜吸溜地就吃了起来,这是20天来妻子给他做的第一顿饭,“她埋怨说过我什么时候不当志愿者了就给我做好吃的饭。”

  之前每天回来就睡在沙发上,李正喜不太敢接近妻子和10岁的女儿,其实他也害怕,万一自己感染了会把病毒传染给家人。在疫情防控期间,每天要近距离接触好几百人,包括给居家留观人员送吃的,李正喜每天确实很忙。

  入夜,妻子忙着收拾家务,女儿靠在李正喜身边,“爸爸,什么是志愿者?”没想到孩子会这么问,李正喜想了下,“就是心甘情愿不图回报去做一些事情。”他觉得好像并没表达清楚自己要表达的补充了一句,“你长大了就明白了,爸爸做的都是对的和好的事情。”

  女儿似懂非懂还是点了点头,屋里很静,只是厨房里洗碗筷的声音。

  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李正喜就想去一线做志愿者,只是那时候妻子身体不好,这个家离不开,但也正因为如此,这成为之后很长时间,李正喜心头挥之不去的愧疚和自责,让他久久难以释怀。所以这一次面对疫情,2月3日义无反顾地报名参加志愿者,李正喜想去武汉,“他们说需要医生和护士,就安排我加入了当地志愿者队伍。”

  “如果去了武汉,我就把妻子女儿送回老家。有大家才会有小家。”李正喜说他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志愿者的意义是什么……

  2月3日决定做志愿者的时候,李正喜是写了请战书的,他是做过被感染了最坏的打算,当然他没敢给妻子看。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妻子不愿意丈夫去危险的地方,这是完全能理解的人之常情。只是妻子唯一反对的方式,就是赌气不给李正喜做饭吃,直到他不做志愿者的那一天。

  

  做志愿者,李正喜是在网上报名后被安排在当地阎良志愿者队伍中的,或许是因为当时他年纪最大,队里临时就安排他作了组长。志愿者队伍分为消杀组和劝导组,李正喜就在劝导组,最多的时候,他们这个组一共有40多名志愿者。

  如何做好志愿者?志愿者的意义是什么?如何开展劝导工作?

  所有的问题告诉李正喜,他的工作不仅仅是在门口站岗,在社区巡逻,而是面对很多居民对疫情的恐慌,如何做好心理疏导,把志愿者的工作做到科学文明和贴心。那一夜,思考这些问题,李正喜没有睡安稳。

  2月4日,红旗楼小区,李正喜在社区门口执勤,除了劝导和登记工作,他都站得很笔挺,标准的军姿,让人的第一反应,他应该是军人出身。

  “17岁就想当兵,名都报了,但是因为父亲身体也需要照顾我就没去。”李正喜的老家是四川的,他说1993年,他参加了当地武装部的民兵预备役,在那里待了两年的时间,也是这两年影响和改变了他的一生。“那时候我们穿的是陆军的衣服,指导员铿锵有力的告诉我们,就算哪一天脱了这身军装,自己的一言一行也要对得起曾经穿过的这身衣服。”

  李正喜从来没忘记指导员说过的话,他就这样呆板得牢牢记在心里。因为工作,1997年,李正喜来到了阎良,从此没有离开。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他想去一线做志愿者,只是妻子有疾也需要人照顾,这个客观存在的理由也困扰了李正喜随后的日子。

  那年毕竟是自己的家乡四川受灾,李正喜坚信能去一线的人有很多可能比他存在的困难还要大,别人又是怎么克服的,况且他曾经还是军人……有些问题不能深究,李正喜说不然自己就在自责中无法释怀。

  特殊时期的温情和温暖

  站一天,巡逻一天,一段时间后,晚上回到家的李正喜腰就开始腰痛,腿部肌肉僵硬,他把自己独自关在一个房间里,这也许是他保护家人唯一被动的方式。

  窗外很静,躺着滑手机,李正喜很关注武汉的疫情。一位农民拉着一车物资去了武汉;阎良医生护士支援武汉;一个孩子说把老爷和妈妈借给武汉……泪目里看着新闻,李正喜觉得他能做的就是第二天继续做好自己的志愿者工作。“国家有难的时候,我们军人就应该冲在前面。”睡前李正喜想起来要给一位大爷明天送口罩,他赶紧起身拿出家里备用的两个。

  

  给居家留观的隔离人员送生活必需品,也是志愿者的一项工作,如何克服恐慌,还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李正喜每次都会叮嘱其他志愿者。

  有的时候,就是在这种特殊的时期,才会有更多温情的画面。李正喜觉得不理解他工作人只是极少数,相处中很多居民和志愿者都是感动着彼此。

  那天给一位居家留观者送东西,离开的时候,对方站在窗户上给李正喜拍了张照片,说是要自己留个纪念,记住在这个特殊时期,带给他感动的志愿者。

  帮着大叔拎东西送到家门口,下楼的时候,大叔突然拉着李正喜的手说,“兄弟你别怕,我没病毒,我就是很想和你合个影,特别感谢你。”这张照片后来就一直保存在大叔的手机里,他期待摘下口罩的那一天,能看看李正喜的样子。

  “还有人在我执勤的时候,给我买了一瓶饮料。他还说,如果不是非常时期,就一定拉我到家里吃饭去。”

  20天,李正喜带领了40余名志愿者,全程一直坚持的是19个人,年纪最大的是58岁,最小的是两名90后的在校大学生。每天其他志愿者也会给李正喜带来太多的感动和力量。

  “社会上还是有很多正能量的。”李正喜用20天的志愿者活动,解释着什么是军人,什么是志愿者。

  复产复工后,但是防控工作也很重要,李正喜说,等学校开学后,他要去做义务消杀工作,“需要的时候随时叫我们,我们志愿者就来了。”

  

编辑:黄坤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西安网”的文字、视频、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xiancity.cn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更多意见请登录 网民建言
西安网24小时新闻热线:029-88412555;

我要留言

你至少需要输入 5 个字
昵称: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61120170005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5078号  陕ICP备09025004号  陕新网审字[2002]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101

Copyright 2000-2020 by www.xiancit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