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市情   问政   建言   专题   原创  生活   评论   理论   娱乐   图片   国内   国际   社会   另类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029-63907150 029-85356217

开年第一问 聚焦“黑臭水体”|污染治理拒绝“佛系” 水清岸绿任重道远(问政实录完整版)

来源:西安网 时间:2019-01-08 23:23 字号:

  

  西安网讯:(孙维)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大家晚上好!这里是西安广播电视台大型电视问政直播节目《问政时刻——工作作风转变进行时》,我是主持人孙维。

  (吕默)我是主持人吕默。

  

  (孙维)时间已经来到了2019年,今天也是2019年第一期电视问政,那么首先我们向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也道一声新年好。按照以往的惯例,我们先来关注上一期被问政单位周至和泾河新城对问题的整改情况。请看短片:

  短片:2018年12月8日第11期电视问政时刻曝光了周至县、西咸新区、泾河新城在打造营商环境方面存在的招商引资项目落地难、市场监管自由裁量空间大、亲商安商机制落实不到位等突出问题。节目结束后,周至县、西咸新区、泾河新城分别召开专题整改工作会议,开展问题整改。节目中曝光的周至县第一污水处理厂改扩建项目竣工验收迟滞问题,目前建设项目已完成工程质量验收,正在启动环保项目验收,用地规划及建设等各项手续也在逐步完备。针对泾河新城招商的生活垃圾循环综合利用项目,被无限期搁浅问题,目前泾河新城已与陕西进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达成一致意见,全额退还预交的诚意金,并给予适当利息补偿。

  

  为进一步强化工作作风,周至县及泾河新城还开展了作风纪律整顿,不同部门间推动互查互评活动及全面收紧工作纪律紧箍咒,通过技能培训、轮岗交流、督导检查、完善制度、考核奖惩等措施,解决服务意识、精神状态、专业水准不到位问题,提升政务服务能力,优化区域营商环境。

  针对上期电视问政曝光问题,周至县和泾河新城共问责54人次,涉及直接责任人21名,追究领导责任12名。其中:党内警告3人、政务警告3人、政务记过1人、降职1人;1个单位向上级部门作出书面检查,4个基层党组织召开专题组织生活会,1个基层党组织向上级党委作出书面检查。截至12月30日,节目曝光的8个影响区域营商环境问题已基本整改到位,体制机制方面的堵点也在逐步打通,区域营商环境及行政症效能得到了很大提升。

  (吕默)良好的营商环境不仅需要体制机制的完善,更要求我们的干部有好的作风,还有好的服务意识。所以在这里希望我们的周至县和泾河新城能够正视问题,驰而不息强作风,时不我待谋发展,打造更加高效便捷的营商环境。

  (孙维)好,观众朋友,本期电视问政我们关注的是我市水污染防治和农村黑臭水体治理这件事。我想大家都知道,在2018年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回头望”,反馈了我市建成区的4个黑臭水体问题,市委市政府立即启动了全面整改,所以今天节目一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下整改的情况。

  短片:2018年11月16日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查组“回头望”,向我市通报了皂河长安段沣山干渠汉城段等处存在黑臭水体整改不到位的严重问题。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全面认领问题,立即行动,成立了以市委主要领导为组长的黑臭水体整治整改攻坚工作领导小组。市环保局、市水务局以及雁塔区、未央区、长安区、浐灞生态区直面问题,多措并举,系统整治,倒排工期,全力推动工程建设和各项整治工作。截至目前,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反馈及我市自查自纠发现的六个问题,整改成效显著。皂河第九污水处理厂上游长安区1.2公里河段完成截污纳管和底泥清理后,近期公众满意率达到了94%,沣山干渠共铺设截污主干管6.12公里,收集沿线140个排污口污水接入了市政管网,皂河第九污水处理厂下游雁塔区1.8公里河段,已于2018年12月25号全面实现控源截污,皂河科技西路至阿旁一路河段近期水质监测结果达标,公众满意率为65.09%。浐灞桃花潭公园水体近期水质监测结果达标,公众满意度达到80.5%。东三厂排污渠污水管道已铺设完成,杜绝了明渠排放。2018年12月20号,省有关部门对我市上述六处黑臭水体整治进行现场检查,认定基本完成整治。

  (吕默)好的,今天我们的问政现场就请来了西安市负责水环境治理的两家牵头单位——市环保局和市水务局。在这儿我们先来认识一下两个部门的相关负责人。他们是:市环保局局长刘军;市水务局局长贾生林。同时也欢迎在后排就座以及观众席前排就坐的市水务局、市环保局部门的负责同志,欢迎大家!

  (孙维)今天来到我们现场的两个被问政单位,刚才我们通过短篇大家看到了整改的情况,事实上我们在完成了六个黑臭水体任务的同时,咱们市委市政府也是自加压力,举一反三,以更高的政治站位和紧迫感持续的、深入的、全面的开展了自查自纠,所以也有了我们今天2019年的第一期电视问政。接下来为朋友介绍一下今天我们邀请到的两位观察员,他们是:西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网络政治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侯学华教授;欢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环境污染与控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资源环境学院,梁东丽教授。

  在这里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我们的两位观察员的桌子上都有一个电铃,我们的被问政单位在回答提问的时候,两位观察员可以随时按响电铃打断你们的回答,并且现场提出质询。

  (吕默)在观察员身后作个是我们的媒体代表,分别来自:西安网、每日聚焦APP、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陕西日报、中国水利报。在这儿要提醒大家的是,在本期电视问政中,如果媒体代表认为我们的被问政单位答非所问或避重就轻,他们可以亮出手中的黄牌,有三位或者三位以上媒体代表亮出黄牌,我们的被问政单位嘉宾必须停止回答。

  (孙维)今天来到现场在观众席就坐的有:西安市副市长强晓安,西安市副市长杨广庭,以及我们邀请到的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纪检监察监督员,和来自各区县、开发区以及通过网络电话报名的市民代表共计360多人。让我们再一次用掌声对来到现场的朋友表示欢迎,欢迎大家!

  (吕默)本期电视问政我们的播出平台是西安广播电视台一套新闻综合频道,同时直播的还有西安新闻广播FM950 AM810,以及西安网络广播电视台,西安网、无线西安APP以及每日聚焦APP。当然也可以通过屏幕下方关注的这样二维码参与本期问政的互动

  (孙维)接下来我们有请来到今天现场的两家被问政单位的负责人,分别就我们的水污染防治和农村黑臭水体治理的各自职责做一个简单的介绍,我们先从刘军局长开始。

  刘军:各位观众、各位网友、各位嘉宾、节目主持人,大家晚上好!非常高兴来到咱们的电视问政现场,就我市的黑臭水体问题接受问政。环境保护工作应该接受公众的监督和质询。作为行政部门工作的好坏应该由广大市民说了算,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期待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西安市环保局的主要职责是,对全市的生态环境问题进行监督和管理,具体到水污染防治的方面,主要职责是对水污染防治的工作进行规划、指导、监督、考核,以及对辖区境内的水体进行监测。同时对生态保护方面的工作进行宣传和教育。其实我到今天的现场来,心中是非常坎坷甚至有些紧张,因为自己的工作,特别是自己工作中的一些短板和不足,甚至一些伤疤,要展现在公众面前,难免显得有些尴尬。但是我想今天我们这个电视的平台,有几十万的观众在这个地方观看,同时自己的职责有进行宣传和教育这方面,这方面的工作如果我们应用好,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平台来解决我们环保工作中的问题,因为环境工作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我们还有什么顾虑呢。环保工作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工作,所以说我真切的希望广大市民朋友对我们的工作进行批评指正,以利于我们更好的做好我们的本质工作。

  (孙维)我们再请贾生林局长进行简要介绍。

  贾生林:主持人好,观察员好,观众朋友们,网友朋友们,大家晚上好。西安市水务局是政府的一个水行政管理部门,它的主要职责可以分为四个方面。一个是水资源的管理,统筹地表水和地下水,同时做好水资源的检查、调查,包括它的调度。第二个就是保证饮用水的安全。这里面主要是要保障城乡的生活、生产还有生态用水。第三个是水生态修复。这个主要是对全市的河湖渠这些水域进行水生态修复,同时又承担全市河湖长制的日常工作。第四个方面应该是水灾害的防治,也就是说的水污染的防治,这里面重点就是城市和农村的生活污水的处理。那么在这次黑臭水体的过程中,我们这次市水务局重点是排查和整治,这次在全市黑臭水体攻坚战中,我们的任务就是排查工作。今天也非常欢迎,也诚恳的接受媒体包括我们的观众以及网友们对我们的质询,提出问题,我们将认真的加以整改。谢谢!

  (孙维)刚才两位单位的负责人分别就自己的各自职责为我们做了一个简要的介绍。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们《西安市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攻坚战实施方案》当中,将控源截污作为我市“水污染防治和农村黑臭水体治理”的重要和首要措施,那么这项措施究竟执行的怎么样呢?我们来看今天电视问政的第一条短片:莫让直排的污水 侵蚀监管成效。

  

  短片:根据《西安市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攻坚战实施方案》的要求,2018年年底前城市建成区的黑臭水体治理工作要全部完成。治理工作应坚持标本兼治、重在治本。企事业单位污水排放是黑臭水体的重要来源之一,在封堵源头的工作中我市的职能部门工作开展的怎么样呢?在临潼主城区一家医院和西安科技大学都在向三里河排污,记者从大学污水处理站负责人那里了解到,目前学校的污水处理设施虽然满负荷运转,但依旧力不从心。看来西安科技大学确实存在污水直排的现象,随后记者来到临潼区环保局咨询日常监管情况,在随后的沟通中,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原来在三里河下游的渭河交汇口附近有一个污水处理厂,所有的污水在那里经过处理达标后再排入渭河。而国家设置的监测点就在污水处理厂的下游,因此处理厂上游的水质不在这个监测范围内,也就放松了对上游整个河段的管控。对三里河的监管,水务局也存在一定问题,尽管明知临潼有三条河,分别是临河、五里河和三里河,然而在给市政府上报的黑臭水体治理方案中却只报了临河和五里河。

  和临潼相比,在长安区对企事业单位的排污治理不善却表现为排查不清。在聂河村有一家聂河中医医院,医院后面的院子里还养殖鸽子和家禽,原本这里产生的养殖废水、医疗废水和生活污水都直接排往医院侧面的陈列坑中,负责这一渠道的河道巡查员告诉记者,相关的部门已经制止了他们这种排放方式,要求医院建设污水处理设施,处理达标后将水排入谲河。随后记者找到了医院的后勤部门负责人,询问污水处理设施的建设进展,工作人员称医院只是在谲河旁边建设了新的污水处理池,但目前还无法使用。记者看到,目前医院向谲河直接排放的只有空调废水,其他从新建污水池里溢出的废水都通过眼前这个管道排放到了医院背后的菜地里。记者调查期间,现场散发着令人不适的恶臭味,难道只要不直接进入河道,排到其他地方黑臭水体就能蒙混过关吗?记者带着这个问题电话联系了长安区环保局王局长。第二天,记者再次联系了王局长,显然诺大一个聂河中医医院在记者投诉以后才刚刚进入长安区环保局的监管视线,就连医院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运行情况也是刚刚得知尚不明确。据了解2018年6月份启动的谲河流域排污口清查工作早已结束,为什么这么明显的医院会成为漏网之鱼呢?源头排查不清或排污监管不力的现象在全市还有多少呢?市环保局的督促和考核工作应该给公众一个负责任的结论。

  (孙维)我想先跟大家介绍一下,就是在片中大家可能听到了有讲到“城市建成区”,这个在水污染防治领域,我市的城市建成区主要指的是“城六区、各开发区、长安区和临潼区”。所以我们刚刚看到临潼区的三里河有一所大学、有一家医院他们面向河道直接排污,这时候问题就来了,我想问问临潼区环保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辛宏威,您就简洁的告诉我,这些直排的废水它达标吗?

  辛宏威:这个直排的废水不达标。

  (孙维)那么刚刚形成的这个黑水潭它算不算黑臭水体?

  辛宏威:应该算。

  (孙维)好,谢谢,我就要您这两句话。因为我们说,我们认识认清是否是农村的黑臭水体,是我们治理工作的前提。那么我想问问我们市级部门,我们在调查了解我们基层的上报治理工作当中,是否会审核和督导呢?所以接下来我想问问市水务局的总工程师党占奎,我们的审核和督导平时在哪里?

  党占奎:水务局的这个审核跟督导在这个黑臭水体这一块儿,现在目前看来还是不严,反映在工作作风上还不是很实,因为对这个报上来的东西没有下去调查调研。

  (吕默)这个我问您一个问题,这个是不是上报了以后,亲自还要去实地去查看,有这样一个工作流程吧?

  党占奎:这个没有上报水务局。

  (孙维)平时我们也不去审核吗?不去督导一下吗?

  党占奎:平时也去,去的话对农村黑臭水体这一块儿的话,现在的话我们把这个才开始纳入咱的议程工作流程中。

  (孙维)一再说我们市委市政府是自加压力,我们希望能够提早把这些问题解决掉。其实我们也知道治理黑臭水体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的努力,不光是水务局,当然还有环保局以及全社会的力量。那么刚刚我们在短片当中也看到了临潼区环保局更在意的是三里河下游的国家监测点的数据。当然也对,但是我想问问咱们市环保局总工程师梁朝梁总工,那源头的治理重要吗?

  梁朝:当然重要了,源头不治理的话,怎么保证下游这个达标呢?

  (孙维)您说的太好了,但是我们的源头怎么就没有治理好呢?我们难道只要那些漂亮的数据,而忽略老百姓的感受吗?

  梁朝:这个问题提的对。像这个应该就说追溯它的源头,污染源头,我首先就是渭河的国控断面的达标,这是牵扯到等于渭河在西安段整个代表西安的一个主要渭河流域水质的问题。当然要保证主要干流的水质,各个入的支流也必须要达标,而造成支流就是各个点源的治理的问题。

  (孙维)其实我想要的就是刚刚梁总工的那句话,当然重要。我想有了认识可能我们在落实上就会更用心了。刚才两位负责人刘军局长和贾生林局长跟我们谈到各自的工作职责的时候,讲到了我们有牵头、指导、审核、督导这些职能,也真的是希望我们把这些职能能够在我们的基层当中,真正的是落到实处。如果说和我们企事业排放污水相比,我觉得乡村的排放可能就更普遍了,或者说处理起来就更粗放,而且在治理的过程当中短板也就十分明显了。所以接下来邀请大家来看我们今天的第二条短片:莫让涝池 侵蚀了美丽乡村的肌体

  短片:乡村生活污水的无序排放和治理缺位,是另一个重要的黑臭水体来源。按照中央要求,农村黑臭水体的整治要在2030年前完成,西安市委市政府自加压力,要求各区县坚持边排查边治理的原则,从2019年开始到2020年年底前,完成全市农村黑臭水体治理工作。2018年5月份我市出台的《西安市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三年行动方案》要求,水务和环保部门将村内公用设施和农户厕所、厨房、洗浴间等排放的生活污水收集,实现“三水齐收”,命令禁止通过暗管、渗井、渗坑、灌注等方式排放污水,但是记者实地走访中却发现,我市农村渗坑、黑臭水体问题依旧形式严峻。鄠邑区秦镇秦五村南边六秦二村道旁,有一处近10米宽的暗渠,一部分漏出来的污水表现已经上冻,但石板两侧宽大的缝隙里不断散发着阵阵恶臭,附近村民称全堡子的污水都汇聚在这里。水泥盖板下面的污水只是自然沉降,没有任何的处理措施。现在气温低味道不算太大。

  在沣西新城大王镇富村村口的农田里,眼前这个诺大的污水池周围弥漫着恶臭味,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这便是村上的涝池。村民告诉记者,虽然村子的附近建有污水处理厂,村上也说要通过管道收集排过去,但是一直没能实现。比起这些已经着手整改的村镇,更严重的是职能部门对乡村污水视而不见。

  在高陵区郭路村北高经路附近,有一处3000多平米的露天深坑,直径一米左右的管道正源源不断的向坑内注入污水。如此大面积的黑臭水体就这样露天处置,作为农村污水治理的牵头单位,区水务局是否了解这一情况呢?记者从高陵区水务工作人员去得知,乡村涝池的污水基本上都实现了灌车抽水、防止溢流的贯彻目标,但是村民并不认同这种说法。那么这个污水渗坑究竟有没有得到有效的管理呢?我们最终在负责执行抽水工作的通远街办找到了答案。显然水务局对于自己主抓的工作进展并不十分明了,对于每一个村镇的实际执行情况也不清楚,甚至是乡村还有多少个涝池都说不明白。根据水务局工作人员的说法,全区只有两处黑臭水体,并已经全部送往区环保局进行了检测,但是在环保局那里这个数字变了。按照水务局工作人员的说法,只有定性黑臭水体的水质才能拿去环保检测,那就意味着只有两处被确定为黑臭水体的样本需要检测,高陵区环保局监测的20处水体又从何而来呢?在记者的多方核实下,最终从环保局拿到了一份27处黑臭水体的检测汇总表,那么是2处、20处还是27处呢?究竟哪个数据真实我们不得而知。如果前期排查统计都是一笔糊涂帐,那么后期的治理工作又怎么做到有的放矢呢?

  其实类似模糊的工作状态还出现在蓝田县,在谈及农村黑臭水体治理情况时,水务局工作人员信心满满。真实情况如何呢?在洩湖镇洩湖村内,一条通村污水渠正收集着农户家里的废水,水面上漂满了生活垃圾,最终在一块儿农田里自然沉降。不仅对长期存在的涝池视而不见,对肆意偷排也毫无监管,在灞河洩湖镇段记者看到了一辆灌车正将臭味刺鼻的黑臭水排到河岸一侧的草丛中。这不由的让我们想起了水务局工作人员信誓旦旦的承诺,市委市政府要求全市水务和环保系统加大排查整治力度,形成问题清单,推行拉条挂帐、逐个消号的长效管理模式,如果连排污源头和黑臭水体点位都无法精准掌握,又如何实施拉条挂帐、逐个消号的后续管理呢?

  (吕)好的,我们刚刚看完短片了,当然我们也知道黑臭水体的治理国家提的要求是2030年前完成,但是西安市也提出一个要求,在2020年前要完成这项工作,并且是边排查边整治,我们西安市委市政府为什么这么重视这项工作,而且推行的这么迫切呢?我们先来看一条短片,我们了解一下黑臭水体的危害都有哪些?先来看问政小贴士。

  黑臭水体不仅是看起来颜色污浊,闻起来气味刺鼻,更有着复杂的化学成分和生物菌群,在令人不悦的表象背后,对我们的身体健康伤害巨大。

  1、长期接触黑臭水的恶臭气味,会导致消化功能减退,损伤中枢神经、大脑皮层的兴奋和调节功能。

  2、黑臭水体渗透进土壤,会导致土壤肥力减退,水体中含有的硫酸盐和氯离子等,易导致农作物减产、死亡,对土壤品质的破坏具有隐蔽性、潜伏性、长期性、不可逆性。

  3、黑臭水体污染地下水,会使地下水硬度增加,影响工业生产。同时地下水污染还可能导致饮用者感染大骨节病、伤寒、痢疾、霍乱等疾病。事实上,黑臭水体最直观的表现是颜色和气味令人不悦,但最根本的影响是它带来的多重危害更为持久深远,且不易察觉。

  (吕默)好的,看到我们的编辑非常贴心的给大家整理出了黑臭水体不仅能够污染水、土壤包括空气,更重要的是危害人体的健康。我们再回到刚刚播放的短片当中,有一个数字特别明显,就是说乡村有多少个涝池,提到的是高陵区第一次这个水务局报的是定性的有两个,环保局最后说是20个,最后给到记者手里的清单记了一下是27个。今天这个高陵区的环保局长和水务局长应该都在现场吧,举手示意一下吧。高陵区的水务局长,环保局长来了没有?好,在现场我特别想知道,咱们辖区内到底还有多少个这样的涝池?你们二位能不能现场沟通一下给我的数字。

  (孙维)因为真的是差别太大了,一边是两个,这边给20个,最终体现的是27个,究竟是多少个?

  高陵区环保局:实际情况27个是疑似的,要监测四项指标以后确定是黑臭水体还是不是,是这个概念。我们在这一块儿配合上有不到位的地方,可能也造成了不必要的一些不妥的地方。

  高陵区水务局:观众朋友大家好!本次我们高陵区的黑臭水体排查总共在全区排查了329个点,其中建成区有120个。

  (孙维)我打断你,这边刚刚我们正在沟通到底是两个、20个还是27个,您认为是300多个吗?

  高陵区水务局:我们的点位是全体排查。

  (孙维)最终呢?

  高陵区水务局:最终我们确认非建成区,就是那两个点,因为其他的环保局提供得那20几个,最后我们都是很少量的水体,我们及时的采取整治的措施。

  (孙维)那算不算黑臭水体?

  高陵区水务局:如果没整治之前应该算,但是我们已经尽快已经整治完备了。

  (孙维)那我们应该算多少个?

  高陵区水务局:我想我们整治以后因为它现场已经没有水了,经过了卫生这个处理,应该说现场已经不存在这个水体了,所以我们把它给销号了。

  (孙维)我们有观察员要说。

  侯学华:我想问一下,那个黑臭水体我们需要详细检测呢?还是能够凭直观感觉到,或者凭老百姓一调查知道这个地方有污染,我们这个环保或者区上的水务部门应该怎么样去监督给出一个数字?

  高陵区水务局:实际上很简单,就是黑臭,通过嗅觉、视觉就基本上可以确认。

  (吕默)周局刚刚告诉我们一个很常识的东西,说这个黑臭水体只要看是黑的,闻是臭的就能确定是吧。所以那这样的一个简单的工作我们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定的数字,我们两家单位没有这样一个数字,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展开工作呢?

  高陵区水务局:这个数字是在我们黑臭水体排查办公室,在我们水务局,这一块儿我们跟环保可能也就是在工作的过程中,可能工作结合的不够。因为我们基层单位,我们的街办很多也请环保的同志去检测了,但是检测以后拿出一个基本数据,我们的原则是边排查边整治。

  (吕默)刚刚说到环保局,环保局的领导也在,您认同他的这个说法吗?

  高陵区环保局:应该说是啥呢?以结果说话,结果是不超标的话就不是黑臭水体。

  (吕默)好,至于多少个,我觉得两家单位还要理顺机制,最重要的是消灭这些黑臭水体。好,您请坐,谢谢。刚刚还有一个高陵区的问题,我特别留意了一下,关于涝池当中的水要通过灌车抽出来,然后是防止溢流,但是咱们的村民老百姓却说没有抽,乡镇的工作人员也说没有抽,我想问问周局咱这项工作到底开展了没有?

  周勃:我们高陵区目前发现的最大一块儿黑臭水体,它是一个个例。因为我们其他的都是小型的,我们基本上都把它整治的,这个当时水量特别大,并且不断的有污水在往里面进。所以我们在抽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个不是一个办法。所以我们现在已经通过引进第三方治理机构,已经拿出了治理办法,我们准备上两台200吨的集装箱式的移动式的水污染处理设备,最近马上把这个设备运回来。

  (吕默)有没有一个时间节点。

  周勃:大概就是一个周之内吧,估计它还有相应的工程。不是来,它还要做一些基本的工程,管道什么的估计得一个礼拜左右。

  (吕默)周局回答的很详细,继续观察员。

  侯学华:我想问一下刚才高陵区的这个领导,我觉得越是污染重的,其实我们应该及早提前发现的,为什么刚才片子中报道的这个问题,说排水量这么大,我们最后才发现才上报。

  周勃:观察员这个老师我给你解释一下,这个不是我们最后发现,我们是最先就发现了,也采取了很多办法,但是这个它是怎么形成的,它是我们镇四五千人口的过去有一个小型的污水站,但是由于我们镇上在搞建设,有一个西安市比较大的文体中心项目,这个项目和咱这个污水站规划中发生冲突了,所以这个污水站就暂停了。暂停以后把这个水坑从那边原址迁过来的,这是去年8月份迁过来的。所以这个我们一直高度重视,我们一直也在想尽各种办法,但是它的体量非常大,我们开始抽,但是抽不是根本的办法,我们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要采取最根本的办法。

  (孙维)其实让我们很欣慰的是刚刚也给出了一个答案,我们计划在一周内的时间里来解决这个问题。

  (吕默)其实黑臭水体刚才讲的两点,我专门去查了这个黑臭水体,还有一个标准,这个黑臭水体要我们老百姓的满意度来去评判,是不是有这样一条,所以我们也希望您这个设备到了以后不要让我们老百姓再怨声载道的去说这个水臭,家门口臭味好不好。还希望我们两家单位也能够理顺工作机制,能够把这个底数摸清,我们彻底把这个黑臭水体治理好。那么接下来到了我们现场观众提问的环节,现场的观众针对刚刚的短片有没有问题要问,举手示意给我。

  观众提问:你好,我刚看了这个暗访短片,看了以后发现蓝田县的水务部门治理这个涝池这个污水还是挺有高招的,这个高招高就高在用车拉了水以后,随意的在河堤路上排放。那么我下来想请问一下蓝田县环保局的吴志海局长,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这样子符合环保的要求吗?

  吴志海:那肯定不符合,不符合环保的要求。

  (吕默)这么做有没有其他的,咱们平常是怎么管理的?

  吴志海:这个黑臭水体肯定要进行治理。

  (吕默)就是说把它随便拉到这个路边,把它排了这也叫治理吗?

  吴志海:这个当然不能随便排放。

  (吕默)但是短片当中我们确实看到了这样的现象,正好我们的观众也提出了这个问题,您做何解释?

  (孙维)就是这种行为您之前知道吗?

  吴志海:这个像环保局不知道。

  (孙维)咱们都不知道,刚刚知道的。

  吴志海:刚刚知道。

  (吕默)知道了以后你们会怎么做?

  吴志海:下来以后就是加强监督,尽快的对这个黑臭水体进行整治,坚决禁止向路边、河渠随意排放的行为。

  (孙维)好,谢谢你,请坐,我想这也是我们今天在这里举行电视问政的一个初衷。国家要求我们是2030年,我们市上把我们提前了10年,我们是在2020年解决我们农村的黑臭水体问题。所以我想企事业是倒逼我们自查自纠。今天应该也很欣慰,可能平时我们看不到的问题,通过我们的暗访,通过我们观众的提问发现问题,发现我们就解决问题,我想这就是今天我们电视问政要做的事情,好吗?在2018年的下半年,市委市政府为了推动乡村振兴,提出了“新三项革命”,“垃圾革命、污水革命、厕所革命”,同时要打造一批有颜值、有气质的美丽宜居示范村庄。所以咱们的市环保局、市水务局真的不能辜负市委、市政府的要求,更不能辜负了我们老百姓的期待啊。

  (吕默)那么到这里本期问政第一单元的环节就结束了。针对于市环保局和市水务局在这一单元的表现大家是否满意呢?请拿起手中的表决器,按1表示满意,按3表示不满意,请在20秒内按下表决器。经过紧张的表决,我们发现满意度是49.18%,不满意是50.82%,这样一个数字。

  (孙维)好,稍后我们来关注其他方面的内容。

  (孙维)好,欢迎回来,这里是西安广播电视台大型电视问政直播节目,问政时刻,工作作风转变进行时。刚刚我们第一单元中,大家通过两条短片看到了我们市环保局、市水务局他们在源头治理方面存在和发生了一些漏洞。那么这些污水它们在哪里汇聚,又会输送到哪里去呢?接下来我们继续来看短片:莫让河道排污侵蚀河流本色

  短片:2018年11月16号,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查组回头看,通报了我市皂河黑臭水体整治一盖了之,长安段截污管道建设敷衍应对的问题。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事不过夜,立即开展了整改工作,据了解,目前皂河第九污水处理厂上游长安区1.2公里河段累计清运瘀泥3120立方米,此外为从根本上解决长安区雨污混流问题,我市实施了皂河长安城区4.4公里段的截污问题。记者实地走访看到,皂河水质较之前有了明显改善,那么在其他断面,特别是皂河高新段的箱涵内部还有没有可能影响水质的因素呢?带着疑问记者来到了市水务局。

  

  随后记者从皂河管理站了解到,截至目前高新区也没有对箱涵内部进行过清查,冰冷漆黑的地下何道里,排污情况究竟怎么样?记者决定一探究竟。在皂河管理站两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记者在4.2公里的河道内涉水步行相合查访。在科技六路附近一处正在从外部向河道内部打钻的排污口出现在了摄像机的画面里。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步行,记者最终从富裕路的出口走出了涵洞。

  在长安区记者还走访了另外一条重要水系谲河,在上游和中游河段取水对比,水质视觉差异显著,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变化呢?记者随后开始了沿河走访,发现了谲河沿途中不停的收纳其他支流和沿途乡村水渠的注入,每一个入水口都看似不大,但积少成多,谲河山下小溪积累成了中游眼前的规模。在香积寺和钵鱼寨,记者发现这里都有乡村排污渠,正在向河水中注入生活污水,也都树立着长安区河长制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标示牌,显然这些排污口都应该是纳入了职能部门的监管,为什么黑臭水体还这么明显呢?记者首先来到了长安区环保局了解情况。长安区水务局竖起标识牌后,环保部门也开展了对这些排污口的持续监控,从环保检测的数据上看,钵鱼寨和香积寺的排污口的化学需氧量分别是219和577。随后记者根据长安区希望环保局提供的谲河排污标准,对照了目前的数据,发现分别超标了4倍和11倍,面对这么令人惊讶的数字,长安区希望环保工作人员声称这不归自己管。

  按照长安区希望环保局的指引,记者找到了长安区水务局,工作人员给出的说法令人意外。记者随后返回了香积寺和钵鱼寨村附近,看到在香积寺旁新的污水处理设施已经建成,旧的沉淀池已经废弃,但污水既没有进原来的沉淀池,也没有进新建的污水处理站,而是肆意的流进了谲河,在钵鱼寨村新的污水处理设施也已经建成,但出水量很小,和旁边涌流而出的污水直排相比简直可笑。

  在周家庄,这个在水务局报告中已经于2018年11月份通水启用的污水处理站还正在施工。由此可见,水务局工作人员口中的说法并不符合实际情况,在更深入的交流中,工作人员表示黑臭水体的治理工作并不需要那么紧迫。

  类似的问题在周至县沙河水系的治理中也同样存在,在沙河马昭段记者发现河长制牌的旁边就有一个污水口,日积月累的排放,在河道里形成了一片粘稠状的墨绿色废水。面对这一现状,周至县黑臭水体治理办公室负责人竟信誓旦旦的说。记者随后试图告知对方这个新的排污口,但似乎工作人员并不在意,至于黑臭水体治理进展情况负责人也声称事情不要着急。从记者调查过程不难看出,我市周边区县在河道黑臭水体治理中,一部分排查不全面,一部分治理不彻底,要有效推进落实市委市政府的工作安排,各级水务和环保部门还要自觉扛起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的政治责任,坚守生态保护红线和环境质量底线。

  (孙维)这个短片看完了,按照常规我应该提出问题了,但是我想着还是多说几句。我不知道导播现在能不能听到我说话,我想请导播能不能把刚才短片当中箱涵里的那一段能不能再重新播放一下。大家看一下,这一幅幅画面都是我们的调查记者,其实我答应他们不说他们的,但是我是想介绍一下,他们去的那几天是西安最冷的几天,晚上是零下6度到零下7度,白天是零下2度到零下4度,我们可能穿羽绒服在室外都冻的哆嗦,但是为了能够了解箱涵里的具体情况,他们二话没说,穿上房水服,戴上防毒面具就到了压根儿都不知道底下究竟是什么情况的箱涵里。4.2公里用了将近3个小时,我们现在看的画面似乎没有太多的震撼,但是我们的调查记者跟我讲,其实当时心里挺恐慌的,走着走着忽然后面什么都看不见了,前面依然是一片漆黑,摸索着在刺骨的冷水里前行,深一脚浅一脚。昨天我和吕默我们俩人在看片子的时候,我们俩不约而同的向我们的调查记者投去钦佩和敬意的目光的时候,我们年轻的记者挠了挠头,腼腆的说没事没事,孙老师不冷,没事,这应该的,你别那样看着我。我想说的是这应该就是我们调查记者一份情怀,我们就是希望把我们能够真真正正我们自己看到的,听到的,见到的,呈现给大家,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来转变我们这座城市的容颜。

  今天我们的调查记者也在现场,但是因为他是调查记者,不便跟大家鞠个躬,但是我提议我们把掌声送给他们好吗?给他们点个赞,2019年你们的掌声就是我们最好的鼓励,我们一定会继续努力。同时我也想请大家给市委市政府点个赞,我们知道国家要求的农村黑臭水体的治理是到2030年,但我们自加压力提前了10年,所以我们是边排查边治理,我们要自查自纠,相信通过这份努力,有我们不懈的奋斗,我们的任务,我们的努力一定不会白费,我们的问题一定都会解决。说到自查自纠,接下来我就要提问了,我想问问咱们市水务局分管河长制的贺乐军副局长,咱们讲自查呢,那么咱们自己也自查一下,我们河道的管理人员您觉得他们在巡查的时候短板都有哪些?

  贺乐军:刚才这个短片所反映的皂河、谲河、沙河污水乱排的问题,反映了我们基层河长发现问题能力不够。

  (孙维)第一个短板是能力不够。

  贺乐军:第二个问题是发现了问题整改不及时,执行力不强。作为我们市河长办来讲,我是分管河道这一块儿,作为我来讲有领导不力、监管不严的责任,我向大家道歉。下一步我们针对今天出现的这些问题加强整改,加强监管,确保我们的河道水清岸绿。

  (孙维)所以我觉得我们每一位河道的管理人员,我们每一级的河长都应该有一双善于发现问题的眼睛和解决问题的责任心。那么我还有一个疑问,我想问问高新区环保局的高云天副局长,我是没看明白,昨天跟吕默在猜测,科技六路那个有一个新的排放点,那个是怎么回事?

  高云天:主持人、观众朋友是这样,关于皂河高新加盖段的事情,高新区确实是对这一块儿高度重视,我们今天是借着这个机会我也电视机前,包括所有的电视朋友澄清一个事实,我们前期就是要查清楚这一块儿的情况,我们曾经尝试用无人船,但是因为信号丢下不去,尝试用机器人,因为害怕有瘀泥下不去,最后我们的工作人员下去了几次,把所有包括现场标的字,那是我们工作人员下去以后标出的科技几路的字。所以在前期我们是下去过的,这一块儿确实是,因为我送他们下去的时候,真的有一种送壮士上战场的感觉,我在现场特别的感动。我在出口接他们的时候真是有一种凯旋的精神,所以也是借着今天这个机会,把这个事情给电视机前包括现场的观众再陈述一下。另外那个口我们是每天高新区都要下河,皂河整个加盖段都要走一遍,每天都在看有没有污水排进来,所以这一块儿我可以向电视机前的朋友包括现场各位领导保证,如果有污水排进来我们一定第一时间整改,包括这个问题我们下去以后马上进行查处,看是谁敢往皂河里面排一滴污水。

  (孙维)太好了,这个我们就放心了。

  (吕默)放心了。我们的观察员还是有问题要问。

  梁东丽:我想问一下局长,就是刚才我们短片里看到的那个切开的排污口,我们有没有搞清楚是谁做的?做这个东西干什么?

  高云天:是这样,我们也排查了一些高新区皂河加盖的7.3公里的排污口,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科技六路这个口,当时在现场看的,这个口应该是周边的这个新建的一些生活污水雨水的管网口,如果现在有人往里面打,我们一定会顺着这个管孔去查清楚谁在往里面打。就是我刚才给在座的说,如果有一滴污水排进皂河水我们一定把它查出来,我们每天都在查。所以打这个口我不知道是为了雨水,比如说是有下雨的情况再去做,我们还会去了解这个情况。因为今天我也是电视上第一次看到这个情况,我们每天也在排查,目的就是坚决不能有污水排入皂河高新加盖段。

  梁东丽:我们有没有计划要把这部分给它恢复了?

  高云天:是这样对于皂河的加盖这是2014年加盖完成的事情,我们也在认真的研判,这种加盖的处理方式是不是适合城市的污水处理方式,包括今年我们开始做可研,可研要论证,我们在尝试有没有可能把皂河加盖的情况揭盖,我们要进行充分的论证,然后我们再去做重大的决策,因为这涉及到7.3公里的整个加盖的区域。

  (吕默)好,感谢高局长,回答了梁教授的这个问题,不管是雨污水还是什么水,总之你在这儿给我们保证了,我们希望这个箱涵的排水口排出的是达标水。您说完了我们看看观众还有没有问题要问?这边。

  观众提问:刚才短片中潏河反映出的问题让人特别气愤,水务局口口声声说是建成了多少,然后使用了多少,但实际上却是名不副实。我想问问长安区水务局的李遵席局长,你们到底对实际情况了解有多少?谢谢。

  李遵席:观众朋友们、主持人,大家好!谲河长安区启动了,花1800万启动了十个污水厂站的建设,从6月份启动,8月10号完成招投标,8月17号陆续进厂,截止到目前应该是八个村已经投入使用,现在还有周家庄的4000吨的到元月底才能投入正式运行,而且对这11个站点的运行我们区上采取的是聘请第三方机构付费的机构进行运行。我想这十个投入之后我们的谲河可能有一个很大的改观。从片子里面看我们可能还出现排查不细致的问题,下一步我们会认真的排查,下定决心进行整改,确保谲河水清岸绿。谢谢大家!

  (孙维)我觉得排查很重要,及时沟通和交流也很重要,所以咱们水务局还应该再接地气一点。而且我们刚刚闭幕的咱们市委的全委会,永康书记也讲到了2019年我们要团结共事,奔跑奋斗。所以刚刚短片当中我看到了环保局的检测明显是超标的,包括了比如说钵鱼镇他们的排放浓度明显是超了四倍,还有香积寺排放明显超了11倍,但是我们只是检测出来却并不去上报,检测数据难道就只是检测出来这么简单吗?我想问问长安区环保局的王晓阳副局长。

  王晓阳: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刚才主持人这个片子里播放的工作人员的这个说法是不对的,实际上像水务局刚才李局长说的这个情况,长安区委区政府特别的重视谲河的整治工作。

  (孙维)我打断,不好意思,你是说环保局说的不对,还是水务局说的不对。

  王晓阳:我们环保局这个工作人员说的不对。

  (吕默)工作人员不对,但是我刚刚看到视频当中,不知道你看仔细没有,工作人员说是领导说只让他们监测。

  王晓阳:这个情况是我给咱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交代清,这个情况我给各位观众来汇报一下。谲河一共33个排污口,有四个企事业单位的排污口,四个企业是单位的排污口通过今年的2018年的体表改造,在12月份已经全面的达标排放。刚才水务局李局长说的我们有29个农村的排污口,长安区委区政府采取的办法是挂图作战,目标是借灭洪减黄增绿。封堵纳管了11个,29个生活的排污口,封堵纳管了11个,建设村镇级污水处理厂是10个,建成运行的是8个,两个监测结果已经出来达标排放,还有两个结果就是李局长刚才说的正在调试过程中。剩余的还有8个排污口,还在还没有实施,我们将会把这个。

  (孙维)刚才为什么要强调永康书记讲到的团结共事、奔跑奋斗,您这儿我感觉到都很清楚,监测的数据,每一个点,您都很了解,但是短片中让我们感觉到水务局好像似乎什么都不清楚,我们之间怎么去协调,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和建议呢?

  王晓阳:这一块儿的协调确实我们底下沟通还是有欠缺的。

  (孙维)是有欠缺还是压根儿没有沟通。

  王晓阳:沟通不到位,我们跟李局长也沟通过。

  (孙维)听听观察员有话要说。

  梁东丽:局长我想问你一下,因为环保局有一个最主要的职责,是对每一个部门它的环保工作要进行监督的,我们对水务部门来说,如果测出来它是超标的话,我们是不是有责任要去告诉他们一下呢?

  (吕默)这个也是我想问的一个问题,不只是我们环保局在这儿说话,水务局这个东西是不是两者要沟通?您查出来监测数据,他们做措施,是不是这样的?

  王晓阳:是的。

  (吕默)李局长您认同我刚刚说的吗?

  李遵席:这些问题我会尽快对接,会尽快的提出整改方案,加大整改力度。

  (孙维)平时的监测表是你们去要还你们给他们?

  李遵席:向我们要。

  王晓阳:下一步会加强我们两个单位的沟通和协调,把剩余的两个。

  (孙维)你们平时之间会沟通吗?

  王晓阳:会沟通,但是很少。

  (孙维)今天就开始沟通了。

  (吕默)开始沟通吧。这个水污染防治和黑臭水体它不是一个部门就能完成的,需要几个部门综合性的去完成。所以我希望长安区的水务局和环保局能够把工作机制沟通协调机制理顺,我们一起去把黑臭水治好,好不好?接下来进入到我们电视问政的网友互动环节,网友也很关注我们的问政,看看有哪些问题?这是一个叫“止言”的网友,我来给大家念念这个问题:节目进行到这,我的感受是:永康书记很着急,你们两家单位的基层干部工作状态却很“佛系”,怎么去追赶超越呢?这个网友的问题很犀利,在这儿我想问问我们两个,刘局和贾局你们两个都在现场,咱们的网友很关注咱们的工作,也很关注我们的节目,说我们很佛系,一个网络用语,接下来我们该如何传导压力,让咱们奔跑起来?

  刘军:一个佛系确实拿着人民的俸禄好像在寺院里头当和尚一样,我觉得这跟我们大西安建设,跟我们追赶超越是格格不入的。特别是刚才我为什么要站起来鞠躬向媒体朋友们,向他们鞠躬,我觉得环保部门是一个监督部门,在这个方面履行职责方面有严重的缺失,与咱们的整个大西安建设跟上级部门的要求,特别是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期待还有很大的差距,在这个地方下来以后应该向媒体朋友们学习,发挥好我们的作用。特别是在以后的治水工作中,我们环保局以后要成立一个治水办,要通过我们的努力实现市委市政府给我们制定的目标,改变我们的工作作风,确实是在我们作风上存在的问题。谢谢大家。

  (吕默)贾局怎么样让我们的干部奔跑起来呢?基层干部,谈谈您的看法。

  贾生林:刚才反映的这个问题应该是存在的,这个也说明我们的干部特别是基层干部思想政治站位不高,作风不严不实,这个问题还是普遍存在的,这次我们在排查的过程中,刚才我们已经说到了,2020年到2030年的关系里面,在这次我们黑臭水体排查里面我们按照永康书记的要求,我们是全市全域性的排查,拉网式的排查,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排查了3098个点位,这3098个点位里面目前发现的疑似黑臭水体是278个78处,对这78处我们目前正在按照建立台帐,而且是一点一方案制定整改方案,同时挂图作战,要求我们结合我们农村三年的治理方案,以及农村污水的三年治理行动方案,都到明年也就是2020年完成我们所有的这种任务。通过我们的努力也就完成永康书记给我们提出来的目标要求。谢谢。

  (吕默)相信我们的这个网友,正在看我们的问政时刻,希望这两位局长的回答能让我们的网友满意。当然大家也可以通过各种参与方式,包括每日聚焦APP,包括无限西安APP,参与本期问政的的互动。到这儿我们第二单元的环节就结束了,现在第二单元我们两家单位的表现如何呢?现场的观众拿起你们手中的表决器,按1是满意,按3是不满意,请在20秒内按下表决器。不满意58.28%,满意41.72%。

  (孙维)稍后我们来关注其他方面的内容。

  (吕默)观众朋友,欢迎回来,这里是西安广播电视台大型直播节目问政时刻,工作作风转变进行时。按照我市水污染防治和农村黑臭水体治理的相关方案要求,要对污水处理设施加大财政支持力度,实现污水达标排放。我市经过近两年的发展,在污水处理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确实完善了很多,但就全市整个范围来看,依然存在发展不平衡,部分区域管理不完善的问题。所以接下来我们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莫让污水处理短板侵蚀治理成效

  

  短片:建在河流沿线的污水处理厂站是保障水环境达标的最后一道屏障,如果能够对污水充分收纳,良好运转,达标排放,对治理黑臭水体污染将发挥着清瘀疏浚的重要作用。因此我市2018年12月1号制定的《西安市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攻坚战实施方案》中明确指出,对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营要进行严格监管,强化相关设施的运营维护。那么我市污水处理设施的运营现状究竟如何?随后记者展开了大范围的调查。

  在周至县记者2018年7月份就曾先后走访了全县新建成的8个污水处理站,竟然无一例外都没有正常运转。在走访广济镇的污水处理站时,院内也空无一人。姗姗来迟的工作人员面对记者对日常操作内容的询问也一脸茫然。2018年12月中旬,记者又先后两次来到广济镇污水处理站,发现这里依然没有人值班,而且污水处理设施也没有启动,对于这种情况,负责乡镇污水处理站监管和巡查的周至县广济镇政府工作人员却似乎并不知情,还以为一切运转正常。据了解,周至县乡镇污水处理站目前多数是在运行的,每天三四个小时足够处理全天产生的污水,但这并不意味着乡镇污水处理设施的运行已经规范化。在更深入的电话交流中,周知环保局这名工作人员提出了目前面临的几个困境。在采访中工作人员声称从污水处理站刚刚建成就面临这样的问题,不过经过近两年时间问题并未解决,至于还要持续多久环保局自己也不清楚。如何解决乡镇污水处理的资金和专业人员短板,在周至成了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

  在鄠邑区因为污水处理能力有限,第二污水处理厂的雨污水强排溢流口每天都持续向外排放着未经处理的浑浊污水,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刺鼻气味。沿着污水的流向记者看到,最终和其他水体一起汇入了新河。四个月前鄠邑区政府便因新河水质严重超标被集体约谈,但从记者走访的情况看,第二污水处理厂的溢流问题至今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类似像这样污水处理能力不足而导致溢流直排的情况还发生在蓝田县,在城区污水处理厂的溢流管道排污口记者看到,未经处理的大量污水正源源不断的注入灞河。随后我们找到了污水厂工作人员。如果说停电是特殊情况,那么在日常污水溢流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呢?面对这样的疑问工作人员坦言,由于污水处理厂的处理能力有限,即便没有停电这类特殊情况,每天也会有很多的污水未经处理直排掉,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的说法在蓝田县水务局得到了证实。显然县水务局对于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不足的现状是有所掌握的,那么针对这样的现状,水务局是否有应对的措施呢?

  按照水务局的说法,处理厂污水溢流的问题很快便能得到解决,不过这个说法洩湖镇政府却并不认同,因为这个处理厂就在他们镇上的辖区,据他们掌握的信息和观察到的施工进度看,水务局的说法是不负责任的。蓝田县和鄠邑区表现出的污水处理设施建设进度缓慢和处理能力不足的问题,以及周至县表现出的设施完善运行机制无法保障的问题,让我们看到了在水污染治理方面基础设施建设和管理的双重短板。各区县水务和环保部门面对问题表现出的无奈和等待,也缺乏应有的责任和担当。黑臭水体的治理离不开基础设施的建设与维护,打好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攻坚战,全市水务与环保部门不仅要做好排查,成为问题的发现者,更要做好治理,成为解决问题的推动者。

  (吕默)好,短片看完了,我还做一个笔记,我们半年时间,2018年7月,2018年12月中旬是两次,7月是一次,半年时间我们记者三次到广济镇的污水处理工作站,要么是没人,要么是去了这个人不会用这个机器,所以我在这儿挺担忧的,今天周至县的环保局领导在不在?杨局长是吧,刚才也说了从建成到现在这个问题一直存在,是不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杨建安:这个问题确实存在的。

  (吕默)没想着解决吗?

  杨建安: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们环保局。我们在日常的检查中发现了这个问题,也及时的向镇上进行督办,这个有个更深层的原因它的污水量,收集的污水量过小,它的设计规模很大,500吨的日处理500吨的量设计规模,实际上一天只有80吨的水,几个小时的运行就把水处理完了,因为它采取的是生物和人工湿地结合的方式。

  (吕默)那存不存在刚才片子当中说的缺技术人员?

  杨建安:这个确实是缺,不光是广济镇缺在周至县,可能在西安市各个镇的污水处理厂普遍都存在这种现象?

  (吕默)那有没有想着去解决?

  杨建安:对这个问题我们在12月份专门就周至县的七个污水处理厂存在的缺技术、缺经费的问题,向县政府打了个专门的报告,县政府领导原则同意在春节以前要专门上一次政府常务会,把这个定下来。就是采取环保局的建议,把全县的污水处理厂和即将运行投运的11个纳入到政府购买服务,采取的第三方公司运营,这样就可以解决缺人员和缺技术的问题,确保咱们已经建成的镇级污水处理厂能够正常运行,然后它的出水能够达标,是达到这个效果。

  (吕默)对,我们希望这个污水处理站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成为一个摆设,我们希望它发挥作用好不好。刚才在片中还有另外一个区,鄠邑区我也看到另外一个问题。因为在2018年的8月份,这个新河水质的问题被集体约谈了咱们的领导,马上就出了一个整改方案,针对第二污水处理厂遗留的问题,现在鄠邑区水务局的领导在不在?您在现场是吧,我想问问咱们已经被约谈了,提出整改方案了吧?方案运行的怎么样?

  鄠邑区:方案按计划运行,表现在我们7到12月份,我们新河的水质是达标的。

  (吕默)但是刚才看到第二污水处理厂遗留的问题还存在,为什么会?

  鄠邑区:这个反映出我们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个短板,我们采取的办法是长效机制,我们准备建鄠邑区第三污水处理厂。目的是减少它的压力,应急的措施是我们上一万吨的应急设备,这个是元月底就可以上齐。

  (吕默)元月底这个遗留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鄠邑区:可以。

  (吕默)我们也持续关注,希望您说到做到,谢谢,请坐。问完了这两个问题以后,我把问题留给我们的观众,看看我们的观众有没有什么问题要问?在哪里?有没有要问的问题?好,这位女士。

  观众提问:据我们了解到,每个污水处理厂的出水口都必须有一个实时监控设备,但是在短片里边看来,污水厂是直接排放出去的,那作为市环保部门,请问你们的监测系统是摆设吗?还是你们有意识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吕默)环保局的哪位领导回答呢?

  于学峰:污水处理厂按照要求是要安装在线的监测设备,国家的要求是对城镇污水处理厂。目前在村镇一级的污水处理厂,我们国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台相应的标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在建设的过程中,经费也投入是不够的。所以大部分都没有装在线的监测设备。

  (孙维)其实我们说的是咱们市级部门不光是要提要求,还应该是集中精力抓落实。我们接着刚刚看到的短片当中,我印象特别深的是蓝田县水务局,他说我们的污水处理厂扩建了,元月份就可以使用了,但是镇政府并不认同。到底我们这个扩建的污水处理厂究竟现在建到什么程度了?我们的4G小分队现在就在那儿,我们一起来联线一下。

  莎莎你好,能不能告诉我们你的具体位置在哪里?

  莎莎:好的主持人,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在蓝田县刚才短片中所出现的污水处理厂排污口所在的这个位置,那么我们通过今天的镜头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到,那么今天这个污水处理厂这个蓝色的预留管道,它现在的排水量比短片中所出现的排水量明显是增加了很多。其次我们把镜头转过来看这边,这个污水处理厂的排水口现在已经修砌成了水泥的接口,我们现在可以看到这里并没有排水,刚才在这个现场我们也是见到了污水处理厂的负责人,在这儿我们想问一下您,咱这个污水处理厂的排水口今天为什么没有排水呢?

  :我们正在进行一二期的对接,我们给县政府和县水务局办了报批的手续,明天上午我们可能一期就会进行,水流正常排出。

  莎莎: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预留管道正在排的是什么水呢?从哪儿来呢?

  :因为我们对接,因为停产,我们一部分,我们整个的污水就从这个口临时流出来。

  莎莎:我们再来把镜头转向蓝色的预留管道,我们现在通过现场的镜头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到。这个蓝色的预留管道它的排水量非常大,而且源源不断的往外排放着水,这个水质非常的浑浊,而且沿线散发着异味。刚才顺着这个排水口,沿着这个水流的方向向下游我们走了大概不足300米,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生活污水全部都顺着明渠流向了灞河里面,直接排放到灞河里面,也是给灞河造成了严重的问题。刚才在短片中也是看到了,蓝田县洩湖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个污水处理厂二期的改扩建工程本应该是在2018年的9月、10月份完工,但是之后不知是何故又推迟到了12月底,之后又再次推迟到了今年的1月份。那直到我们今天来到了现场,我们看到这儿仍然是没有任何竣工的迹象。所以在这个期间由于这个污水处理厂二期的改扩建工程迟迟无法竣工,导致大量的生活污水一直是污染着灞河。所以在这儿我们也想问一下蓝田县的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这个污水处理厂二期的改扩建工程到底有没有准确的竣工时间。前面是什么原因导致工程在不断的延期,在准确的竣工时间确定之后还会再出现工程延期的情况吗?主持人我这边的情况就是这样。

  (吕默)谢谢莎莎,天气比较黑,一定要注意安全。

  (孙维)问的非常清楚。我们蓝田的水务局雷新刚局长在台上,那就回答一下记者的提问吧。

  雷新刚:感谢记者,这个时间原来计划就是2018年的10月扩建就要结束,但是在10月份的时候由于确实供不到,我到厂里也去了几次,把整个的钢筋都绑好以后确实买不到,把钱交了都要排队,这是客观存在,由于当时材料紧张影响了施工进度。从目前的整个扩建,目前这个污水处理厂采取的是TOT的形式,由西安市水务集团来进行运行,原来的设计量是1.5万,中间进行了工艺改造达到了1.8万,现在提升改造以后又增加了1.5万吨,可以达到3万多吨。其中改造是在12月,在去年的12月20号已经进行了满水试验,明年就开始运行,计划是元月12号正常通水,谢谢!

  (孙维)我们很期待,明天试运行,刚刚看那个迹象好像是因为天黑的原因吗?

  雷新刚:记者没有到厂里面去,整个的施工设备已经全部到位了。

  (孙维)我们也会做追踪的报道,希望能够在12号迎来真正的运行。

  (吕默)下面进出到观察员质询环节。侯教授。

  侯学华:各位观众、主持人,今天晚上我听了这个节目,看了以后我觉得其实有这么两个体会,第一个我觉得黑水污水的治理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性工程,我们政府承担的主体性的治理责任,我们的整个系统,政府系统里面包括水务局、环保局这两个部门的领导,还有各级公务员不应该佛系,但是我们的现状好像很佛系。第二个层面来讲,我觉得市委站位很高,因为节目中包括很多网友也提到了,这个城市建成区,还有这个农村,我就不明白很多的领导或者基层公务员为什么纠结这个问题。农村更应该是水清天蓝的地方,它不存在这个治理污染的问题。但是恰恰在农村出现了这个地方,我们还说应不应该达标的问题,我觉得这样的问题出现说明我们的工作人员或者管理者真的是很佛系。

  第二个方面来讲我们看到了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说大家对这个污染的治理,我们政府、我们相关部门只要做一点点努力,老百姓就给你们点赞,就给你们满意。因为我看到今天晚上满意度还是比较高的,我们为什么不主动作为,把很多应该做的、还没有做的,群众发现了我们没有做好的,做的更好。这是我觉得这两点感受非常深刻。

  另外我有这么四点建议,因为我们很多的领导在看这个节目的时候,在对待我们老百姓关心问题的时候,我觉得缺少一种情怀,这个情怀其实我觉得就是公共管理的情怀,我们的作风建设,夯实主题责任,加大基层队伍环保队伍的建设其实很重要。公共管理绝对不是一个专业,而是一门科学,更是一个有情怀、有责任、有担当的科学。我们所有的公务员应该去学。第二个,我觉得环境治理、水污染治理恰恰是一个系统治理,需要我们整个系统的人去勇于担当,敢作为,敢创拼,提前谋划,做好协调。第三个,我觉得就是我们应该要去善于学习,借鉴省内外、国内外的经验。我知道提到的涝池问题,渭南市大荔县现在区委书记曾经做县长的时候就在的大荔县广泛的推起涝池整治,乡村每个村的涝池都成为美化绿化休闲的场所,我觉得做的非常好。长安县为什么不能学习?鄠邑区、蓝田县为什么不能学习。还有最后一点,我希望我们以整改回头望为契机,提出我们一个更高的希望,这个希望就是用我们敢于担当的情怀,用公共治理的情怀,把我们的责任夯实,让西安真的奔跑起来。

  (孙维)我们再来听听梁教授的点评。

  梁东丽:借这个机会我想给大家普及一下,我们一直在谈水体,水体它不仅仅是水,还有底下的底泥,还有底下的动植物。我们今天的话只关注到水,所以我们治理水体,这个黑臭水最终我们不仅仅说水要清静,还要它生态系统的构建,它的鱼,它里面的生物体都要有,这样的话它里面的水、土、生物才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所以我们后面的工作可能是要全面的来考虑这个东西,而不能是说脚疼治脚,头疼治头,就是说它是一个系统的工程,这是我想普及的一个东西。

  就现在这方面来说,全国因为南方的水比较多,这方面做的非常完善,包括微生物的技术、生物技术,人工湿地、人工氧化碳的方式,我们要多方联合,包括今天所在的水务和环保部门要密切的合作,这样的话多举措的来做这个事情。再加上我们的民众要像我们的记者一样,我们的社会能不能有一个监管的体系,发现有排的就可以举报,有人来做这样的事情。在这种体制下,我相信有经验的借鉴和有我们的管理监督,这个问题是能够解决的。

  (吕默)感谢梁教授和侯教授,两个专家的点评。针对本场问问政单位的表现如何,现场观众拿起你手中的表决器,按1表示满意,按3表示不满意,请在20秒内按下表决器,开始!看到数据出来了,不满意占到了51.03%,满意48.97%。接下来还是请市环保局刘军局长和市水务局的贾生林局长,两位结合今天的问政谈一谈接下来如何改进我们的工作,有请我们的刘局。

  

  刘局:今天这个问政反映出来西安市的黑臭水体的问题非常多,我觉得生态环境的问题,我们的历史欠帐确实很多很多。也就是说作为环保人来说,肩上的担子也是非常的重。环保工作不能一蹴而就,我们应该分个轻重缓急,拿出一个系统的整治方案。一些非常着急的事情、群众特别关注的事情我们应该加紧治理,同时还要制定一个中长期的规划。环保工作,人们对环境的这种期待没有终止符,这项工作永远在路上,所以今天问政完了以后,我们接下来根据群众反映突出的问题,接下来制定相应的整治方案,特别要发挥我们环保铁军的作用,履行好自己的职责,通过我们的努力使我们西安市的水体能够水清绿岸,鱼翔浅底这样的美景,展现给市民提供一个非常美好的环境,我就说这么多,谢谢。

  贾生林:今天晚上的问政使我清醒的看到,我们水务系统在黑臭水体的排查、污水的处理、河道的监管等方面存在的问题,通过这些问题的反映,也确实反映出来我们在工作中存在的一些形式主义,包括一些作风的不严不实的问题,我觉得针对这些问题,我们下来以后照单全领。同时下一步应该做好两个方面,一个我们要加大部门之间的协作和协同,刚才也说到黑臭水体的治理它不是一个部门来解决的,而是通过多部门社会的参与来共同来完成。第二个呢,就是针对今天的问题,下一步我们以问题为导向,尽快制定我们的整改方案,这个整改方案一定要切实可行,而且能见成效,当改的立即改,有问题的我们一定要把它彻底解决,同时要加大工作力度,通过我们的扎实工作向市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谢谢!

  

  (孙维)谢谢两位,我们也希望这是一份承诺,更是一份不久的兑现。跟往期一样,我们向社会征集了给本期被问政单位的礼物,在这么多的礼物当中,我们精心遴选了一份很有创意的礼物,而且让我们高兴的是送礼物的观众朋友他想到现场亲自来送,接下来我们就欢迎这位观众朋友走上舞台。是一位学生啊,欢迎!你好,欢迎你,跟大家打个招呼,做个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来自西安高新一中初中校区八年级的宋家宣。

  (孙维)我们欢迎家宣,我想家宣应该平时学业很忙,怎么会有时间关注电视问政呢?

  :我在业余会关注我们的节目,也会关注我们西安的一些环境治理问题。

  (孙维)太棒了,我特别感兴趣的是你怎么会想到那个有创意的礼物呢?

  :就是随着我对这些问题深入的了解,我也了解到了一些存在的问题,所以我今天设计了一个小实验,这里面就是寄托了一些我的希望,就是期待吧。

  (孙维)重要的是被采纳了是吧。

  :就是非常的高兴。

  (孙维)我们要感谢你的责任心,接下来你给大家介绍一下你的这个有创意的礼物好不好?

  (吕默)有请,也请刘长和贾局两位负责人移步到舞台中间。

  :在我面前这是一盆污水,我希望通过我和两位叔叔的努力,能把这盆污水变得清澈,我们每个人拿出面前的烧杯。

  (孙维)我想这是一个小小的试验,但其实它体现的是我们家宣和所有西安百姓共同的心愿和期待,开始吧。

  :我们把烧杯里面的液体倒入面前的这杯污水。

  (孙维)尽管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实验,但是它表达的是我们一份郑重的承诺,水变清了,咱们请两位谈谈此时此刻的感受好吗?刘局您先来。

  刘军:看到这一碗水啊,我想到这个水是生命之源,我想到了咱们的汉城遗址的垃圾有一种贝类是在我们当时的水体中才能生存的,看到这一汪清水想到了唐朝以后西安再也没有建都,我想到了中学课本里面的伐木南山中,也许是我们这个地方生态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今天刚才端上来是一盆污水,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我们把它变成清水,这正是展示了我们未来得希望。所以说我们这一代人应该对下一代负责,对我们的祖宗、对我们的人类、对我们的未来负责任,我们应该做好环保工作。谢谢!

  (吕默)贾局长。

  贾生林:当我看到这一小盆污水的时候,我刚才不理解这是做什么,但我看到三个烧杯的水下去以后它变清了,我首先感觉到的污水是可以治的,同时只要经过我们齐心协力共同担当来治理它,它就一定能治理好。同时我还有感觉到,只有我们把这个水治理好了,才能给这个社会,给我们的未来真正创造一个水清岸绿鱼翔浅底的一个生态环境。

  (孙维)我提议,家宣还有话要说吗?

  :我希望通过两位叔叔和他们部门的共同努力,让我们的环境得到更大的改善,也让我们的污水变得更压清澈。

  (孙维)让我们齐心协力,捧起这盆清水好吗?来三位有请。朋友们,清凌凌的水,我想此时此刻我们的内心是愉悦的,我们说一座城市因为有水而有生机,一座城市因为有水而有了生气,所以希望在我们的环保系统、水务系统和我们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让我们的西安的天更蓝、水更清,老百姓的生活更幸福。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吕默)好的,现场及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我们本期电视问政到此结束,下期再见。

  (孙维)再见!

编辑:赵鹏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西安网”的文字、视频、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xiancity.cn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更多意见请登录 网民建言
西安网24小时新闻热线:029-88412555; 投稿邮箱:xian@xiancity.cn

无限西安 西安第一手机APP


无限西安

榴花直播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61120170005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5078号  陕ICP备09025004号  陕新网审字[2002]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101

Copyright 2000-2018 by www.xiancity.cn all rights reserved